萨特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启示


  距离萨特拒领诺贝尔文学奖已近60年了。60年来,喜爱萨特的人们从来没有忘了他,而那些获奖作家有多少会在历史的洪流中被人记起?

  近日,第八届鲁迅文学奖公布了最终获奖名单。尘埃落定的那一刻,自然是和前几届评奖结果甫出炉一样,得奖者欢天喜地,出局者黯然神伤,围观者议论纷纭。早已边缘化的文学,因一个奖项得以重新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争议,倒也不算坏事,总比无人关注要好。

  不过,对于真正热爱写作、投身文学的优秀作家而言,有人追捧与否,以及得奖与否,都没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,无论如何都会继续写下去,并且会扪心自问:已经写出了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作品吗?未来还能否写出超越自己的作品?在他们看来,哪怕是诺贝尔文学奖,不也有一些获奖者自愿放弃吗?让·保罗·萨特,这位法国20世纪优秀的小说家、剧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以及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,1964年就毅然谢绝了瑞典皇家文学院决定授予给他的诺贝尔文学奖。

  瑞典皇家文学院授奖理由为:“他那思想丰富、充满自由气息和探求真理精神的作品,已对我们时代产生了深远影响。”然而,在丰厚奖金及突如其来的荣誉面前,经济拮据的萨特却致信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,请求对方取消这项决定,否则他会拒绝此奖。但瑞典皇家文学院并没有因为萨特的个人意愿而改变决定,最终仍将此届文学奖授予他。

  萨特于1964年10月22日委托代表在斯德哥尔摩宣读自己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声明:“我的拒绝并非是一个仓促的行动,我一向谢绝来自官方的荣誉。……这种态度来自我对作家的工作所持的看法。一个对政治、社会、文学表明其态度的作家,只有运用他的手段,即写下来的文字来行动。……瑞典科学院在给我授奖的理由中提到了自由,这是一个能引起众多解释的词语。在西方,人们理解的仅仅是一般的自由,而我所理解的却是一种更为具体的自由,它在于有权利拥有不止一双鞋和有权利吃饭。在我看来,接受该奖,这比谢绝它更危险。……显然我拒绝这笔二十五万克郎的奖金只是因为我不愿被机构化,无论东方或是西方。”就这样,萨特以保有知识分子的独立性为由,再度拒绝领取1964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。

  批评家谢有顺曾说:“今天,有太多的喧嚣、太多的炒作,太多消费文化的影响,在左右着整个的文学传播。”我们的作家有着浓郁的功利主义倾向,过于在意各类文学奖项,从根本上失却了一个作家应有的操守与追求。萨特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行为,至少有几点启示,值得今天热衷于盲目追求奖项的中国作家们深思。

  启示之一,作家要有基本操守。任何奖项和头衔,都只是写作的副产品。喜欢文学的人们,自有喜欢和不喜欢看的作家作品,与其是否获奖、何种头衔并无多大关系。遗憾的是,今天有太多的作家,满脑子尽是这些作品之外的东西。花钱跑奖、买证书、发文章,极尽钻营混进作家协会,诸如此类的丑闻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。显而易见,此类人只是打着文学幌子的投机分子罢了。与他们相比,萨特“一向谢绝来自官方的荣誉”,并且“从未想进法兰西学院”的姿态,实在令人敬佩。

  启示之二,作家要以作品说话。在萨特看来,“一个对政治、社会、文学表明其态度的作家,他只有运用他的手段,即写下来的文字来行动。”这才是衡量一个作家的不二标准。文学不是竞技场上的争夺赛,需要靠获奖来证明自己,对一个优秀作家而言,唯有以优秀作品说话。如何把一部作品写好,如何在作品中体现自己的精神追求,这才是最值得作家付诸心力的。

  启示之三,作家要有独立人格。作家不是社会的传声筒,亦不是权势的寄生虫。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今有萨特拒领诺贝尔文学奖。有尊严的作家,既不向权贵谄媚,也不向世俗低头,而是在任何时候都保持一份人格独立。萨特不放弃自己的原则,拒绝25万克郎的奖金,只是因为不愿被机构化,他所理解的自由,在于有权利拥有不止一双鞋和有权利吃饭。这难道不是独立人格的体现吗?

  杜甫诗云: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”距离萨特拒领诺贝尔文学奖已近60年了。60年来,喜爱萨特的人们从来没有忘了他。而那些获得过历届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的作家们,有多少会在历史的洪流中被人记起,又有多少会泯然消逝于时间的长河呢?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